搜索
成都耍耍网论坛 成都耍耍网 趣闻 查看内容

泰国“鬼妻娜娜”显灵 网红女变身狂殴男友

2017-11-29 09:10| 发布者: nyurl| 查看: 40| 评论: 0

摘要: 大家可能看过鬼妻娜娜的故事或电影。真的有鬼妻娜娜吗?不仅有,在泰国曼谷Onnut小巷底,真的有座鬼妻庙供奉着鬼妻娜娜。泰国人深信娜娜很灵验,每天前往祈福的人络绎不绝。阴神娜娜不仅是当地人的明牌指标,也护佑 ...
泰国“鬼妻娜娜”显灵 网红女变身狂殴男友图片 224061
大家可能看过鬼妻娜娜的故事或电影。真的有鬼妻娜娜吗?不仅有,在泰国曼谷Onnut小巷底,真的有座鬼妻庙供奉着鬼妻娜娜。泰国人深信娜娜很灵验,每天前往祈福的人络绎不绝。阴神娜娜不仅是当地人的明牌指标,也护佑着健康、生活、爱情。
泰国“鬼妻娜娜”显灵 网红女变身狂殴男友图片 224062
抱着冤屈死去,受人祭拜成仙的,通称阴神。与阴神打交道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一定要还愿。今天的故事,就是没有还愿差点酿成大祸。

老玄除了当道士也当临时演员。临演收入不多,有些临演会一起合租,比较划算。老玄认识的一群临演好友就住在台北三重。

这些人裡,阿班除了当临演外还有搞网路影片;小新有拍过几部作品,薪水相对还可以;梨子跟樱樱也在当平面模特儿;老巴则是一边打工,比较辛苦。这些人感情相当好,大家约定住在一起,慢慢存钱,希望未来有更好的出路。

去年他们五人还相约去泰国游玩,感情好到简直把彼此当成家人,但,问题就出在这趟泰国之旅。

某个清早电话响了。我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电话那头一顿乒乒乓乓,以及巨大的叫声跟哭喊声。音效实在太震撼,直接把我吓醒,紧张的一直喂喂喂,还以為对面是不是在火拚。

过了5、6秒,才听到老巴紧张的声音:「老玄你快过来!快出人命了!」

我愣了愣,「老巴,你打错了吧?这种事不是该打110或119吗?」

老巴快速的回答:「不是啦!最近小新和梨子不是一直吵架吗?早上小新说,梨子自从在泰国买了一块佛牌后就怪怪的,一定要梨子把佛牌丢掉。梨子好像吃了炸药一样,忽然发飆。

原本我们想把她带到你那裡,没想到她一听到,发飆得更兇了,我跟小新、阿班差点拦不住。现在是他们勉强压住她。不多说了,刚刚小新被K了满头血,我还要打119。」

老巴直接将电话挂了,只留下睡眼惺忪、满脸懵逼的我。不过老巴说的那么严重,我还是去看看好了。我将东西整理一下,还好三重很近,不用20分钟就到了。

一刚到,就看到不少东西被丢在楼下。附近的邻居也开啟了台湾文化技能「看热闹不嫌事大」,开始在附近指指点点。

我嘆了口气,在对面早餐店买了杯奶茶,慢慢晃上去。刚到门口,呼一声窜出两个阴魂挡住我的去路。看来裡面那位不简单啊,出门还带敢死队。

我也不是很在意,毕竟某些鬼王出门都会随身带着30多隻的游魂怨灵,习惯了。把口中的奶茶吞下去,我一张口就是金光神咒,用来赶这些阴魂超方便的。

按了门铃,没有人来开门,但门内的声音小了下来。大概又过了10秒,我听见梨子用沙哑的声音大喊着『走开──』。非常好,听这一声,十有八九是中邪了,而且附身的鬼程度还不差,时间久了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想到这裡,我又大力拍了两下铁门。门砰的一声打开了,好几隻手把我抓进去。不是鬼手,而是老巴跟阿班。门后就是阳台,阳台一般都是堆一些杂物跟鞋子,今天却散落着桌子、椅子,还有柜子跟倒下的拉门。弄成这样,这力气大概可以屌打满屋子的花美男。

迎面而来的戾气及阴气,让我忍不住在心裡暗骂脏话。真的是个大傢伙啊。不过让我疑惑的是,没有怨念,这就有点反常了。

迄今我遇过许多大大小小的鬼,比这厉害的也有几个,但所有阴魂,包含怨魂、游魂、厉鬼等,没一个能将怨气完全去除,除非……已经晋升阴神。想到这,我头又大了一圈。

我将门打开,没有飞过来的椅子、凳子、刀子,只有梨子安安静静的坐在位子上,好像阳台那一片乱跟她没半毛钱关係。只是她披头散髮,看起来有点诡异,背后还站着一个满脸怒容的异国少妇。

场面安静得可怕,大伙都不知道该怎么打破沉默,连我都有点尷尬。

「嗨,梨子,还有这位……姐姐,祢好。」

『臭道士,今天是我们的事,你也要管吗?』梨子忽然抬头,有点涣散的盯着我,兇狠的说。

「姐姐,别闹了,我今天来就是要处理事情的。您就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大家一起解决,不然以祢今天在这裡的分灵,也没法奈我何。」是的,这是分灵,神格特有的技能,听说一些得道高僧也会。既然来的不是阴神本尊,只是一个分灵,真要动起手来,分分钟就能封印。

祂深深看了我一眼,用审视的目光将我狠狠扫了个遍,似乎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便藉梨子的口缓缓说起缘由。

原来去年梨子偶然发现,小新似乎在外头跟其他女生有暧昧,但梨子没有吵架或摊牌,而是对小新更好,只是留了个心眼。当她觉得小新跟别人暧昧的时候,就会假装不知情的跳出来捣乱,只可惜效果不彰。

為了增进两人的感情,梨子跟樱樱特地办了一趟泰国之旅,樱樱也想藉此倒追阿班。整趟旅游都很好,小新跟梨子的感情也真的增进许多。

不过,旅程中出了个小插曲,当时三个男生说要去当地酒吧见识一下,两个女生也很知趣,决定去附近逛逛。不过跟司机沟通出了点问题,司机载着她们离开市区,相较市区的热闹,这裡虽然人多,却给人一种比较肃穆的感觉。樱樱嚷着要回市区的shoppingmall,梨子忽然叫住了她。

梨子注意到,这裡似乎是旅游书上提到的鬼妻庙,便想进去参拜,祈求感情顺遂。她们俩一进去,就被旁边贩卖佛牌跟供品的摊贩叫住,花点钱买了些供品。走进庙裡后,樱樱有点被庙裡娜娜的金身吓到,还是跟着人群参拜。

而梨子,不仅求娜娜将小新身边的烂桃花及暧昧对像斩掉,也拜託祂保佑两人的感情。她还许愿,如果愿望实现,明年会带五倍的供品回来。离开时,梨子将刚刚买的佛牌戴在脖子上。

自泰国回来后,小新确实不再跟其他女生暧昧,也更爱梨子。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还都见了双方父母,甚至论及婚嫁。但梨子忘了自己在泰国所发的愿,只是她始终不愿意拿下那块佛牌,说是留个纪念。

一年很快到了,梨子开始不舒服、做恶梦、人也变得暴躁。她跟小新又开始吵架、冷战。直到从不说梦话的梨子开始说梦话,而且说的都是「娜娜」,大家才觉得不太对劲。昨夜大家趁梨子睡着讨论这件事,樱樱才将泰国之旅的情形说出来。

大家通宵讨论到将近凌晨,梨子忽然走出来,对他们的说词跟行径非常不满,怒火还烧到其他室友跟小新身上,跟眾人吵了起来,越吵越兇、动作越来越大,最后竟开始暴力相向。本来她只是摔一些锅碗瓢盆,眾人一时无法阻止,最后然连桌子都飞出来了。

就在她还打算推倒衣橱跟冰箱时,我按了门铃。原本极度暴躁的她一听到是我,立马冷静了下来。

『就是这样,我给的,理应拿回来,既然她做不到该做的,我拿回来有什么不对?』娜娜小姐用梨子的声音说道,只是语气……有点委屈?

「夫人,您这样处理也不是错,但起码要提醒一下当事人吧?更何况,现在这样做牵连可大了,也不合规矩啊。」理性沟通,放低姿态,要是在这出了问题,后续可是国际问题啊。

『我怎么做不用你管,走开!』,我显然又碰到祂什么点了,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等等,不然这样好了,我跟梨子说,赔罪加还愿过两个月一起办好吗?」

『不行,我要10套衣服加10份供奉,3天就要。』娜娜小姐听到赔罪,果然定格了一下。

「当然可以,不过3天有点赶,最近是旅游旺季,实在买不到机票,能不能等一个月?」事后想想,我根本是在帮人谈判赔偿金跟分期的问题,马的,这年头当道士还要兼职谈判跟心理辅导,钱还没多少。

『不行,最多10天。』娜娜小姐似乎谈出兴趣了,开始跟我讨价还价。

「好好好,那您能不能先把梨子还给我们?」看出祂在玩我,我有点挫败,只好先答应。

一阵阴风无端吹起,在房内盘旋一阵,娜娜小姐暂时离开了。阿班跟小新等人早已看呆了。由於刚刚的「谈判」用的不是一般语言,我将娜娜小姐的条件重新告知小新祂们,樱樱不断点头,大伙面面相覷,一时无言以对。

事后大家赶紧筹钱备齐「赔偿金」,让小新、梨子跟樱樱去泰国。这件事让我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无奈,不过总之是告一段落了。

為爱情干傻事的人很多,更常见的是对劈腿或者第三者下诅咒、巫术、降头、符蛊,屡见不鲜,之后再来说这类的故事吧。

我是行走两界,代天巡狩的品行端正阴阳道师──命玄,下次见。对了小新,那次你沟通费只给了一半,快还钱。
本信息来自网络,由成都耍耍网www.cd-shua.com整理投稿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