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成都耍耍网 成都耍耍网 财经 查看内容

央广《王冠红人馆》财经报告:星空琴行轰然崩盘,预付费模式如何规范?

2017-9-28 19:42| 发布者: 灰色温柔刀| 查看: 241| 评论: 0

摘要:   9月20日,星空琴行发布通告称,CEO周楷程突然失踪,至今无法联系上。并表示,由于过往的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进而导致了“突发暂停营业事件。”曾经火爆全国的星空琴行缘何落得一败涂地的下场?预付费模 ...

  9月20日,星空琴行发布通告称,CEO周楷程突然失踪,至今无法联系上。并表示,由于过往的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进而导致了“突发暂停营业事件。”曾经火爆全国的星空琴行缘何落得一败涂地的下场?预付费模式存在哪些风险?未来如何对这种金融模式进行更好地规范?央广《王冠红人馆》为您深度解析星空琴行“高开低走”的来龙去脉。

  北京某商城内的停业公告

  一、聚焦――星空琴行突然倒闭,“高开低走”令人惋惜

  9月2日,知名钢琴培训机构星空琴行一夜之间关停全国门店,涉及19个城市近60家分店。目前,星空琴行不仅已拖欠员工7月、8月两个月工资,还有大量学员购买的钢琴和课程的预付款仍没有兑付。

  对于公司关停原因,星空琴行CEO周楷程在公司内部邮件中表示管理团队已经不持有星空股份,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故而关停。目前星空琴行也已对外承认公司的经营管理出现了问题,正在与投资人积极商讨解决方案。

  在多方施压下,9月7日,被疑似卷款跑路的星空琴行公布了解决方案:9月8日发放员工7月份薪资,9月9日计划全面恢复1对1课程的上门教学。上海和江苏的1对多课程学员,就近安排知音琴行的教学场地,其他地区的课程恢复也在计划中。对于已付购琴款但未收到钢琴的客户,会落实发货时间。

  然而9月20日,星空琴行发布通告称,CEO周楷程突然失踪,至今无法联系上。并表示,由于过往的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进而导致了“突发暂停营业事件。”星空琴行一名中层领导透露,目前投资人已经放弃星空琴行,星空琴行全国的员工包括所有老师都已提出离职申请。

  事实上,早在2017年6月,星空琴行创始人周楷程就在与部分老员工的秘密酒局中透露了“跑路”的准备:“星空现在已经完了。我一无所有,得开始找别的事情做了。”只不过当时公司的700名全职员工和上千名兼职员工并不知道。

  此外,尽管星空琴行一直颇受欢迎,愿意投钱买琴、买课的顾客不少,但响亮的名声背后早已危机重重。早在2016年8月,员工的工资就曾被大批拖欠;2016年10月起,连同广州、沈阳等多地的十余家问题店铺被陆续关停并转;旗下品牌蓝姐姐平台的办公室在此时也早已退租。公司2016年财报的净利润为“-199844738.35元”,这意味着,2016年一年亏损将近两个亿。其中,期末金额的预收账款为“139430374.46元”,高达近一亿四千万元、几乎都来自家长们提前预付的学费和钢琴购置金快被消耗殆尽。不少家长十分愤怒:“这是诈骗!涉案金额已经破亿!”

  二、解析――融资打法不理想,预付费模式有风险

  那些年,星空琴行的辉煌时刻

  2012年6月,周楷程和管理团队的6名成员从阿里巴巴出发,创立了星空琴行的前身:琴语琴愿。在五年时间内,星空琴行在全中国的高端商场中开设近60家钢琴教学体验店,累计面授学员超过6万人。2015年中国品牌知名度儿童教育机构、2015年度特色素质教育品牌、2016年连锁新锐奖、“肖邦”赛事金奖……明星公司出身的创始人站在聚光灯下,一度拿奖拿到手软。

  “不看利润、只看用户”的互联网式融资打法,令星空最终一败涂地

  一个正常企业的运营模式基本包括提出概念――天使看中后进行首轮融资――VC阶段(A、B、C多轮融资)――IPO阶段。回看星空琴行的发展模式,如果从纯模式来看,它符合正常企业的运营模式。出现如今的惨痛后果,主要问题是在主打业务没有夯实的时候急于扩张且业务过于分散。2013年,星空琴行开了9家店;2014年到2015年6月,星空琴行用一年半开了30家店;到2016年底,星空琴行再次用一年半时间开了20多家店。此外,2016年,星空琴行收购了14个品牌,开拓包括机器人、舞蹈等业务,但显然与其主打业务相去甚远。当然,这也与资本要求速度和漂亮的数据有很大关系。但长期下去,利润就会变得微乎其微。比如对于某一企业,800万的销售额会得到很可观的利润,如果非要做到1000万,超越了获得最佳利润的极点,物极必反,可能就没利润了。

  星空琴行业务拓展布局

  在星空琴行的D轮融资中还有这样一个小插曲,蓝驰投资800万美元、顺为投资300万美元、天使投资人九合创投确认同样条件参与1500万人民币。而有一家参投过C轮机构有些反常,没有继续跟投,投资方解释为:星空的销售额虽然高,但毛利率实在太低。这轮我们先缓缓。

  由此看来,星空琴行这样不看利润、只看用户的互联网式融资打法不仅令自己输得一败涂地,也让投资方有了危机意识。

  预付费模式坑了众多无辜消费者

  星空琴行主要有三种2C的盈利模式:第一是购买钢琴送课时,钢琴价格高于市价约25%;第二是租琴,顾客交付钢琴全款押金,单独购买课时,每节课时240元,至少购买1年课时,为1.2万,一年到期后退还押金;第三是以240元价格单独购买课时,同样一年起购。这意味着,上课的预付费与买琴的费用一起绑定。

  显然,星空琴行采用的是预付费模式,消费者买琴后预先支付课时费用。事实上,现在基本所有的服务业都会采用这种模式,比如理发、美甲时往往要先存一定数量的钱。然而与这类可以选择存,也可以选择不存的行业相比,星空琴行一般没得选,消费者多少都会预付,这也使得众多消费者成为星空琴行倒闭的陪葬品。

  北京高女士于8月20日在太阳宫凯德Mall店购买了一架3万元的钢琴,同时附赠一定课时。“销售告诉我说至少要一到两个月才能够提到琴,结果刚过一个星期它就关店了。”也就是说,高女士到现在是既没收到琴,又没听到课,还花了高价。她所在的“没琴没课”的维权群中,已聚集了73位如她一般的受害者,最晚的8月30日刚付的款,着实是坑了一票儿消费者。

  星空琴行太阳宫凯德Mall店的20余位家长集体前往该商场物业进行维权

  三、思考――加强监管,相关再保险制度令人期待

  事实上,预付费制度一直存在,但最大的问题是始终没有落到实处,缺乏有效监管。

  2012年9月,商务部出台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其中明确规定,发卡企业应在开展单用途卡业务之日起30日内,到商务部门进行备案。凡进行备案的企业,必须在规定的银行存管不低于上一季度预收资金余额20%的资金。一旦“突然倒闭”,主管部门便可利用这一资金对消费者进行先行赔付。不过,这一办法只适用于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企业法人。由于教育培训机构并不在此列,因此对教育培训机构事先收学费的行为往往缺乏有效管理。与此同时,此类教育培训机构往往收取的金额较大,这就涉及到一个谁来买单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规定,如果公司破产,其资产可以用来偿还债务,但不会涉及到股东个人资产,即公司资产如果不能偿付债务,也是不能追偿的。由此,我们可以看到目前相关的法律法规并没有对预付费制度起到震慑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针对预付费制度的再保险制度令人期待。这种再保险制度应该是一种消费强制险,即B端可以算到C端的费率, B端就应该上保险。比如,54000元钢琴抬回家,这其中应该包含540元的保险费,卖家哪怕可以不告诉C端保险费的存在,但一定要有上保险的意识。在轰轰烈列的企业创新发展大潮之中,我们一定要做好对冲手段,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

  在星空琴行事件发生过程中,全国媒体也对此作出了一定反思。

  9月12日红商网的报道《星空琴行上市梦下的狂奔:亏本授课 O2O模式受质疑》提到,包括上海、广东等在内的城市已经要求采取预付费方式的企业,必须将规定额度的风险保证金存入指定银行,并按一定比例投保。其中上海建立有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学费专门账号,目前只针对有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的民办教育机构,但是那些证照不全的培训机构却处在监管之外。

  9月1日的《法制日报》在《培训机构预付费模式维权困局:“跑路”频发退款难》的报道中指出:“2016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浙江、湖南等地被曝光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卷款“跑路”案件就有十余起,涉案金额达十几亿元。不管是小型的社区培训班还是全国连锁机构、新三板上市公司,均有涉案。针对教育培训机构“卷款而逃”的问题,目前主要通过两条途径进行治理,一是行业自治,有的地方教育培训机构发起签订诚信承诺的活动,并设立保证金,参与的教育机构都设立保证金账户,以防机构倒闭,用以清偿预付学费者的学费。二是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明确要求教育培训机构建立风险保证金制度,规定培训机构必须把风险保证金存入政府部门指定的银行,设立账号,由银行保管。”

  由此可见,我国媒体也在积极地探讨关于预付费模式的有效监管措施。

  四、总结

  星空琴行的倒闭令很多人始料未及。一方面,星空琴行表面上做的是实体经济,但缺乏实体经济的务实精神。固然资本要的是速度、数据,但作为C端的消费者购买的永远是服务,因此任何企业都不能为了融资获利而损害消费者的利益,不要做潮水退去之后被浪花卷走的那个裸泳者。另一方面,企业倒闭之后,真正去承担损失却是无辜消费者,这就意味着广大消费者在购买服务时,一旦发现商家采用预付套利模式,需格外谨慎。希望星空琴行的闹剧不再重演。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央广《王冠红人馆》节目和微信公号。

  央广《王冠红人馆》舆情课题组 宋佳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